基诺乡司土老寨攸乐古茶园祭茶树活动见闻

时间:2020-08-25   作者:浸化普洱茶公司   来源:天津浸化普洱茶公司
基诺族的祖先啊,今天是太阳面向基诺族的吉祥日,今夜是月亮面向基诺族的好夜晚,旧年留下了,换来了新年;旧铁渣走了,打出了新刀。我们用铜红色的鸡、新鲜鸡蛋、三包鲜菜,“基诺族的祖先啊,今天是太阳面向基诺族的吉祥日,今夜是月亮面向基诺族的好夜晚,旧年留下了,换来了新年;旧铁渣走了,打出了新刀。我们用铜红色的鸡、新鲜鸡蛋、三包鲜菜,向你祈求,在今后的日子里,让我们吉祥如意、五谷丰登。虽然我年纪轻轻,但我作为祭茶师,代表所有的父老乡亲向您祈求。”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2月27日上午,阳光灿烂。在景洪市基诺族乡司土老寨村民白腊者家的古茶园里,第二代基诺族祭茶师切木拉正带着乡亲们祭祀茶树。切木拉选了茶园里最茂盛的一棵茶树进行祭祀活动。小伙子们在茶树根下搭好祭台后,切木拉穿上象征祭茶师身份的衣服,挎上象征祭茶师身份的腰刀,摆上村民们送来的祭祀品后,切木拉开始在那棵茶树下一边祈求,一边用象征祭茶师身份的腰刀杀鸡。他把鸡血洒在茶树干上,鸡毛挂在茶树枝上,随后又磕开新鲜鸡蛋祭祀茶神。祭祀活动结束后,村民们把鸡和祭品就地做成熟菜吃了。他们说,这样可以保佑家人健康平安。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随后,白腊者也在自家茶地的窝棚里,用糯米饭、茶叶、鸡肉再次祭祀茶神,并开始整理茶园。今年75岁的白腊者,也不知道自家这片古茶园里的茶树树龄到底有多少年了,他只知道从他记事起家里已经有了这片茶园。茶园四周都是高高的参天大树,有些茶树已经发了嫩紫色的芽,厚厚的叶片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油光。茶园里横卧着的一棵粗壮的枯木无声地诉说着茶园的历史。这片7、8亩的古茶园每年都可以给他家带来数万元的收入。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切木拉说:“每年春茶开采前,基诺族人祭祀茶树是一个不可缺少的祭祀活动。先由祭茶师带领村民祭茶,主持祭茶的祭茶师必须用一把世代相传、象征祭茶师身份的刀杀鸡,并洒下鸡血,向茶神祈求茶叶丰收。然后每家每户再到自家茶地里再次祭祀茶神,吃一顿饭,就开始采茶了。司土老寨一直延续着祭茶这一传统习俗。”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古茶园里,我们有幸和白腊者一家人吃了一顿丰富的茶宴:凉拌茶、竹筒茶、嘎哩罗茶汤、新鲜茶叶蘸番茄酱……这些或以茶叶作主料,或者以茶叶为辅料的菜肴都与茶叶有关。基诺族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的吃茶习俗,将他们与茶密不可分的关系演绎得淋漓尽致,茶叶也一直弥漫在他们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午饭结束后,白腊者老人喝了几口茶,靠在茶树上,闭着眼睛唱起了一首悠长的歌,“茶树是我们的根,无论有什么改变,我们都不改种茶的习惯……”老人的歌声刚停下,“春天来了,姑娘小伙子们快来啊,快来采茶……”年轻帅气的杰布鲁也忍不住引吭高歌。轻快明亮的歌声好象让我们看到了姑娘小伙子们在茶园里欢快采茶的样子。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基诺古茶山的采茶人基诺山(旧称攸乐)中的基诺人,上世纪50年代还保留着由长老领导的氏族公社。1979年6月6日,国务院正式认定基诺为我国的第56个民族。如今,位于景洪市辖区内、东西长75公里、南北宽50公里的基诺山,东北与革登茶山为邻,西南接小勐养、勐罕和勐宽3个坝子,成为景洪市的一个乡级行政单位。古书记载的“攸乐”,是古代文人对当地居民称谓的一种汉文音译字,也就是今天汉文书写的“基诺”。1977年民族识别时,基诺山长老和代表们认为“攸乐”的汉字译音不如“基诺”准确,一致要求更改,经国家1979年发布公告,乃正式确认。基诺族,自称为“大鼓中走出来的民族”,也因此,基诺山更带上了一丝神秘色彩。为一探究竟,记者走进基诺山世代以茶为生的亚诺村,古茶环抱且位于基诺山最高处,因为茶,这个村寨被誉为基诺第一寨。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基诺大鼓茶厂传统的竹筒茶大鼓承载祖先崇拜60年前,攸乐山上的基诺族处于原始社会氏族公社阶段,由卓巴、卓色、柯卜洛、达斋、乃俄、巴努和色奴等7长老领导,生活、社会交往中离不开膜呸(传说中沟通阴阳两界的巫师)、白腊泡(传说中沟通阴间的巫师)和却勒(铁匠)3种异人。寨子之间靠刻木板传递信息,人与人之间则靠树叶进行沟通。相传创世时,女神阿嫫腰北在发大水时为给人类留种,便做了一面大鼓,把一对刚出生的孪生兄妹玛黑、玛妞放进大鼓内逃生。洪水退后,玛黑、玛妞走出大鼓,在一个名叫“生杰卓米”的地方(传说中基诺族祖先居住地)生下三男三女,从此繁衍后代形成了基诺族乌优(老大)、阿哈(老二)和阿西(老三)三个胞族。 之后,阿西部落中有人搬到司土(今司土老寨,据乡镇府20公里),被称做“父寨”;有的人搬到巴朵(今巴朵寨,距离乡镇府1公里)被称作“母寨”。“父寨”与“母寨”通婚后又发展出巴亚、巴来等10多个寨子。而阿哈家族中有的人迁到“巴坡”(今巴坡寨,距离乡镇府4公里)被称为“母寨”,另一些人迁到巴飘(今巴飘寨)被称作“父寨”,后来又发展出亚诺、巴卡等约10个寨子。基诺人对舅舅特别尊敬,在家族中舅舅几乎享有和父亲一样的地位。据研究表明,这与母系氏族时代前的血缘家族有一定关系。基诺语中,基是舅舅、诺是后代,“基诺”两个音连起来就是“舅舅的后代”或者“尊敬舅舅”的民族。基诺语称大鼓为“司土”,因为有了上面的传说,崇拜大鼓就成了基诺人崇拜祖先的象征。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司土老寨是基诺山寨的“父寨”政教合一卓巴文化过去,长老在基诺山村寨中享有无上的地位,如今的基诺山上依然有长老,只不过他们的角色已经由领导者转换成为基诺文化传播者。走进基诺山,记者同样也走入了基诺长老的世界。据了解,原始社会末期,基诺族实行的是以村寨为政治中心的氏族男性长老卓巴统治制度。一般情况下,村寨由两位卓巴氏族最年长男性长老管理寨务,其中,卓巴为第一寨主长老,卓色为第二寨主长老。完整的管理机制,则是由7名长老组成的村寨最高权力机构,分别是卓巴、巴努、卓色、色奴、柯卜洛、乃俄、达斋。卓巴为首席寨主长老,由村寨最年长的卓巴氏族男性担任;卓色为第二寨主长老,由村寨卓色氏族中最年长的男性担任;巴努为首席寨主卓巴的继承人;色奴则是第二寨主卓色的继承人;柯卜洛是第三个氏族长老;达斋为第四个氏族长老;乃俄是第五个氏族长老。 长老的主要职责,是主持每年以农耕为中心的六次重大祭祀活动;集体狩猎熊、鹿、野牛等较大动物,由卓巴、卓色在寨门外和猎手的竹楼上分别举行两次祭祀仪式;为村民进行主持婚丧嫁娶,主持村寨事务等多种服务。因此,以卓巴为首的村寨七老制度囊括了基诺族的政治、经济、文化(宗教祭祀)等全部领域。他们既代表着村寨的权威,同时又是族众的公仆。而白腊泡(巫师)和膜呸(祭司)在村寨中与卓巴(寨主长老)上下配合,相辅相成,构成了基诺族政教合一的基石。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记者亲历基诺山,发现山寨中依然还保留着长老这一奇特的文化现象。除了各村寨还有一至两名年龄最长的长老外,每年基诺乡举行的“特懋克”节日庆典上,基诺山的7长老不仅集体亮相,而且还要担当起主持祭祀、轮番敲响大鼓的古老仪式。父子联名和巫师取名 如今50岁以下的基诺人,要是不会讲汉话,就成了闻所未闻的稀奇事,但50年前,能讲汉话的基诺人压根就数不出几个来,更别说是出门机会比男子少很多的基诺族女孩。从西双版纳州人民医院儿科主治医师位置上退休的白腊蕾,因为有机会上学,当时不仅成为了基诺山第一个学会讲汉语的女孩,也成为基诺族第一个有机会到昆明读书的女大学生。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白腊,是巫师白腊泡帮助起名的标志。蕾,就是结束或者最小一个的意思。”白腊蕾对自己的名字解释说,白腊蕾意思就是巫师白腊泡取的名,而且通过“蕾”一个字,就表明她是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为了解答记者的疑问,白腊蕾详细地介绍起基诺族父子联名和巫师改名等奇特的取名方式。 基诺山的茶叶在基诺族中,取名沿用的是和哈尼族一样的“父子联名”制,比如说司土老寨的村民父亲叫“切木拉”,给儿子就取名“拉登”,儿子又给孙子取名“登山”。但有例外的是,条件好一些的家庭,或者中途体弱多病的就请巫师白腊泡给取名,所取的名字中就包含“白腊”两个字;还有例外的就是出生时脐带背在身上的就取名“沙车”,“沙”就是背在背上的意思,“车”就是脐带。 未婚生育在基诺族中并不会被歧视,因此,如果是未婚生育的就取名“少”,“少”即没有父亲的意思。10多米树顶摘古茶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不是外出打工,而是招工上山帮助干农活,最多时有的家庭每天招募帮手达12人,单日工资开支多达600元。也许人们不会将这样的状况和基诺人联系起来,但是记者走进基诺山世代以茶为生的亚诺村时,惊讶地发现全村人均年收入竟然高出全省平均水平达3.2万余元,在这里家家户户都盖起了令人眼馋的小洋楼,堪称基诺第一寨。从乡镇府沿213国道柏油路向勐腊方向前行14公里,爬上海拔为1280米高的古茶山腰,绿色环抱中小洋楼比肩林立,气势不输于小型集镇的现代村寨赫然在目。要不是时常看到一些头戴基诺族斗型帽子,口中衔着烟斗的老年基诺妇女从小洋楼中进进出出,记者还以为摸错了地方。随意走进村民家中,可以看到家家户户都在小洋楼前的遮阳蓬下建有一个供茶叶杀青时炒茶用的灶台,部分条件好的家庭已经在使用炒茶机、揉茶机等现代化的机械进行制茶,采茶、制茶一直以来都是古六大茶山最具代表性村寨主要的生产活动和经济来源。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村寨背后是一望无垠的古茶园,村民们采茶不仅要爬上海拔达1800多米的山顶,甚至还要爬上10多米高的古茶树顶。而在古茶林伴生的原始森林中,到处是挂满累累果实的野生红毛丹,时常可以看到脸盆般粗壮的龙血树以及侏罗纪时代的桫椤等珍稀植物。在这里,大片的原始森林保持完好,良好的生态衍生出了丰富的资源馈赠给村民,古茶成为最好的回报。最早吃上盐巴的村寨据村里老会计切资介绍,由于拥有着茶树资源,亚诺寨一直以来都是基诺山上较富裕的村寨之一。早在最为贫困的原始社会阶段,由于古六大茶山成为生产贡茶的重要基地,因此作为古茶园面积最多的亚诺寨,数百年前就具备了“物物交换”的条件,成为基诺山上最早“吃上盐巴”的村寨。过去村民上山干活或者采茶时,都要带着盐巴和辣椒上山,中午就在山上采野菜或者茶叶来凉拌着吃,深得其他村寨羡慕。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种独具基诺特色的“茶叶菜”。切资说,村里手艺最好的村民能将这口味特殊的“茶叶菜”做出20多种花样,单是他自己就会做15种左右。“臭菜凉拌茶”、“鸟肉凉拌茶”、“螃蟹凉拌茶”、“酸蚂蚁蛋凉拌茶”……许多菜都是闻所未闻。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作为基诺山的茶叶生产中心,也是全乡唯一一个几乎不种粮,就靠茶叶生存的寨子,亚诺寨一直都有着骄人的记录。1962年、1963年连续两届西双版纳的茶农会议就在亚诺寨召开,不仅吸引着国内的茶叶专家参加,而且还有前苏联的茶商不远万里赶来参加会议和洽谈买茶。靠茶致富盖起小洋楼记者采访中了解到,村民布鲁周从2000年开始办起第一个私营茶厂后,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率先在村里盖起了一栋30余万元的小洋楼,而且还一直保持着年收入不低于30万元的纪录。此外,村里做着茶叶经营的杰白、者布鲁、沙约、洪涛等几位村民,不仅每年为自己带来20余万元的年收入,也将祖祖辈辈采茶为生的全村村民带上了富足的小康之路。据村民小组长布鲁周介绍,由于拥有2000余亩古茶园和1300余亩新茶园,亚诺寨全村119户人家379口人在茶叶上获益匪浅。尤其是近年来茶叶价格增长,使得村寨家家户户都从村外招募工人上山采茶。按目前的行情,招来的工人采茶半天即可获得50元的报酬,一整天报酬为每人100元。而在茶叶价格最高的2007年,采茶工人为亚诺寨村民采一天茶的报酬,每人曾经高达120元一天。当时请工最多的村民腰赛家每天请工12人,单是一天的工资开销就高达1000元以上,而村民那时的人均日收入令人咋舌地突破了1800元,有的村民户均日收入竟高达万元以上。据村里统计,就在茶叶价格低迷的2008年,仅3月到4月,亚诺寨村民的人均收入已经超过了2100元,而在最高的2007年,村民人均年收入超过了3.2万元。“村里早在2003年就成为基诺乡第一个全村修建起水泥路的村寨,目前全村128户人家都已经住进了舒适的小洋楼。”村会计飘布鲁自豪地说,亚诺寨就是名副其实的基诺第一寨。古茶人文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传“六大茶山”因诸葛亮得名曾因清朝时期生产“贡茶”而闻名的西双版纳古六大茶山,为云南最古老的茶山,也是中国最古老的茶区之一。清乾隆进士檀萃《滇海虞衡志》载,“普茶名重於天下,出普洱所属六茶山,一曰攸乐、二日革登、三曰倚邦、四日莽枝、五日蛮砖、六日慢撒,周八百里。”这“周八百里”不仅指茶山的面积,而且也表明“六大茶山是连成一片的。西面是攸乐茶山,中间是革登、莽枝、倚邦、蛮砖茶山,东面是慢撒茶山。”明隆庆四年(公元1570年),车里宣慰使刀应勐将其管辖地划为12个“版纳”时,“六大茶山”为一个版纳“茶山版纳”。这是为适应茶叶,特别是贡茶的生产。据《普洱府志·形式》篇所载,“六大茶山”除慢撒茶山属易武土司管辖外,其余五山均属倚邦土司管辖。诸葛亮走遍“六大茶山”三国时期,蜀汉丞相诸葛亮走遍了六大茶,留下很多遗器作纪念,“六大茶山”因此而得名。清朝道光年间编撰的《普洱俯志古迹》中。有“六茶山遗器俱在城南境,旧传武侯遍历六山,留铜锣于攸乐,置铜鉧于莽枝,埋铁砖于蛮砖,遗木梆于倚邦,埋马蹬于革登,置撒袋于慢撒。因以其山名莽枝、革登有茶王树较它山独大,相传为武侯莽种,今夷民犹祀之”的记载。古茶山中的孔明山巍峨壮观,民间传说是诸葛亮寄箭处(而射箭处则是普洱俯城东南无影树山),上有祭风台旧址。据记载,古“六大茶山”三国前就有茶树种植,三国以后茶就作为商品与外地贸易逐渐发展,唐宋已形成茶叶商品基地,明洪武年间被划作一个单独行政区域。清中叶茶山鼎盛,产品远销四川、西藏、港澳、南洋各地,普洱茶从此闻名中外。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孔明被尊为“茶祖”相传,三国时期武侯诸葛亮(孔明)率兵西征擒孟获时,来到西双版纳,士兵们因为水土不服,患眼疾的人很多。诸葛亮为士兵觅药治眼病,一天来到石头寨的山上,他拄着自己随身带的一根拐杖四下察看,可是拐杖拔不起来,不一会变成了一棵树,发出青翠的叶子。士兵们摘下叶子煮水喝,眼病就好了。拐杖变成的树就是茶树,从此人们始知种茶,始有饮茶。当地的少数民族仍然称茶树为“孔明树”,山为“孔明山”,并尊孔明为“茶祖”。在基诺山,还流传着另一个版本的孔明的故事,相传诸葛武侯领军路过基诺山,一些士兵掉队后留在基诺山,孔明为了怜悯掉队的士兵,就留下一些茶籽让他们以种茶为生。时至今日,基诺族人还奉诸葛武侯为茶祖,并认为自己的祖先是诸葛武侯丢落的士兵,于是便称为“攸乐人”“攸乐”即“丢落”的谐音。经过史学家考证,关于诸葛孔明到过西双版纳的传说纯属虚构,不过每年农历七月十七孔明的生日,当地的村民都会举行“茶祖会”,以茶赏月,跳民族舞,放“孔明灯”(一种扎成像诸葛亮帽子的灯)。 全民性茶神祭攸乐茶山位居普洱茶六大茶山之首,作为中国名茶之一的普洱茶早已闻名中外,这已为大家所熟知。如今在素有基诺古茶第一寨之称的亚诺寨,在基诺族传统的12天的农业大祭(洛嫫洛)中,就有全民性茶神祭。祭茶神的当天村民们不能出村,有许多神圣禁忌;而暂停采茶期家家户户都拿着红公鸡去自家茶园祭一次茶树神,杀鸡后要在园中最大的茶树干上涂三道鸡血并沾上鸡毛,然后在茶树干上打破鸡蛋,再把鸡蛋壳套在茶树枝上,并念词祈丰收。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巴亚寨茶神祭的方法是将年内积累的蛋壳套在每棵茶树的树枝上。茶树被雷击的户主要世代相传,在茶树发芽时节一年一度,杀黑色与白色小猪各一头、黑色与白色鸡各一只,在雷击处祭天神。在巴亚等20多个村寨的传说中,利用茶的技术是由创世祖先“阿嫫腰贝”传授的;而巴卡等几个阿哈族体的村寨,则有孔明赠茶籽的传说。但在洛特、亚诺、司土、巴漂、巴坡、巴亚、巴卡等基诺古老村寨中,都有开村始祖种茶与古老茶园的史迹,而且基诺族祭祖先神灵的所有仪式中都离不开老干茶。基诺乡司土老寨祭茶树活动见闻,神秘攸乐出普洱一句话,既具有原始社会农村公社丰富多彩的人文资源,又有普洱茶六大茶山之首的汉文古籍记载的攸乐古茶,为中国乃至世界所罕见。在基诺山,茶叶不单是饮品,而且还是招待客人的佳肴。到基诺山做客,如果主人为你端出一桌子的茶叶宴,那也许将会令你叹为观止了。如今基诺人给世人留下的茶文化,除了上述的祭茶文化外,包含独特的凉拌茶、火燎鲜茶和竹筒茶等活化石级的珍品。一天的时间很短,但我们已经感受到了基诺族人民对茶的感恩和虔诚。陈财,普洱茶新锐制茶工程师,1987年03月出生,云南澜沧人,出生于制茶世家。先后任技术员、审评员、技术科长、总工程师,拥有多年年古茶制作经验. 关于普洱茶,你想知道的,这里都知道 .能为你提供专业、快捷的1对1解答,朋友圈每天都更新发生在云南有趣的故事 ,采茶做茶及普洱茶全部干货知识!只想把真正的好茶给爱茶懂茶的人!
上一篇:易武之冠刮风寨茶王树古茶园见闻      下一篇:点斑后可以喝普洱茶

微信扫一扫

关注公众号送茶叶